章節目錄 第三十六章 國王游戲

    “要去鹿兒島?”矢島里佳一臉詫異看著西尾香織。而高崎千葉的筷子也不由自主地停了下來。

    “所以……要不要一起去?”西尾香織有些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高崎千葉。

    “要去!”矢島里佳毫不猶豫地回道,而高崎千葉則是淡淡地點了點頭。西尾香織看到這兩人的狀態,倒也是松了口氣。

    “誒?今天本來預定是這么多人的嘛?”白井凜總算是把她那套白色的裙子換下了,改穿牛仔褲搭配襯衫的普通裝扮。

    “她們也想要去鹿兒島看看,不過沒關系,我們都自行買好票了。”西尾香織連忙向其解釋道。

    “我又不是這個意思,你說對吧,林千君~?”白井凜說完還給林千一個甚是曖昧的眼神,而林千則是直接無視,走進了車廂里。

    由于鹿兒島距離東京有著很長的一段距離,所以為了方便以及行程不要太過著急,林千和西尾香織等人直接請了一周的假期,至于學分那些他們也不在乎了,畢竟大家都已經預定了一年級過后就退學進入陰陽學府了。

    從東京的新宿乘坐新干線是無法直通鹿兒島的,所以中途還需換乘其他車,整個路程總共要耗時九個小時左右,就連交通費也達到了夸張的三萬日元以上。所以為了不荒廢這九個小時,吉原林千一行人決定在車上。

    學習。

    才怪。

    沒到兩分鐘,四個人就開始圍著一張桌子開始分發撲克牌,而其他乘客也差不多都是這樣,這樣長途的旅行必須要做點什么來消磨時間才行。不然一直盯著窗外的風景發呆,那才叫浪費生命,荒廢人生。

    而林千就是這么一個荒廢人生的家伙,他自列車啟動開始,就一直看著窗外快速移動的風景發呆,雖然不知道有什么好看的,但好過加入這幾個女生的對話里面。

    自從在工作上取得不小的成果以及工資之后,高崎千葉和西尾香織也開始學習化妝,護膚,打扮之類的,本來這些與她們無緣的話題也漸漸開始走進了她們的生活。在白井凜的慫恿之下,甚至還讓高崎千葉,西尾香織都去廁所換了一套衣服出來給她欣賞評判。而矢島里佳則是開啟了化妝的小講堂,向自己三個對于化妝都是小白程度的密友們傳授自己的經驗。不過在得知她們平常都是不護膚的時候,矢島里佳還是受到了小小的刺激。

    自己花費了大量時間人力去保養的肌膚勉強算得上是白皙水嫩,而從來不護膚的高崎千葉,西尾香織則都是略勝她一籌,至于白井凜就更加過分了,明明各種甜食都不忌口,唯一的良好習慣也就只是喝喝茶水養養生,就是這樣,她的皮膚完爆了全場所有人。

    哦,不包括林千。

    在林千找出自己包里的耳機,正準備戴到自己的耳上的時候,就感受了來自四女充滿惡意的視線。

    “干嘛?”林千被四女盯的有些發毛,不禁將身體緊貼窗戶,還把包放到了自己的面前以作保護。

    “對了,白井小姐,你有沒有看過一張照片?”高崎千葉突然嘴角微微上揚,給人一種壞笑的感覺。

    “?你是說?”白井凜這么關注林千,當然知道他之前在校運會的時候女裝跑的事情了,不過此時為了配合高崎千葉演戲整蠱林千。她一副裝作不知道的樣子。

    高崎千葉把手機遞到了白井凜的面前,那是一張高清近照,是網上都沒有流傳的版本,據說是當時一個攝影社的成員碰巧拍下來的。

    而高崎千葉也就提前找到他,花了一千日元買下了這張照片的電子版,據說學校里也有不少人找那位仁兄買照片,也算是讓他賺了一筆零花錢。

    西尾香織和矢島里佳也是從來都沒有看過的,除了當時近距離看到真人之外,其實照片之類的她們真的沒有關注過。

    而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,這張照片的驚艷程度超乎了她們所有人的想象,白皙的肌膚,些許的汗水流淌在他帶的假發上,那一套精心制作的女裝穿在林千身上也是沒有任何的違和感。

    白井凜愣了愣,她看著這張照片下意識地說了一句:“不得了啊林千君,你的魅力簡直都要超過石美醬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石美?”聽到這個名字林千稍微有些反應。而其他三女則是沒有在意,把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了這張拍攝完美,處理完美的照片上。

    西尾香織和矢島里佳都不由得咽了咽口水,對高崎千葉輕聲說道:“待會兒發到我們的私密群里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吶,千葉醬。”白井凜突然想到了什么,嘻嘻一笑,在高崎千葉耳邊也不知道說了些什么。

    兩分鐘后,白井凜笑瞇瞇地看著林千,說道:“林千君,要不要一起玩國王游戲啊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看著白井凜那熟悉的笑容,他當即就知道了肯定不會有什么好事的發生,所以他淡淡地回絕了。

    然后白井凜開始毫不講理地貼了上去,她一臉可憐兮兮地看著林千,“難道在這漫長的旅途之中,你就打算自己一個人在這發呆度過嗎?”

    “……有什么不可以嗎?”林千知道,她表現得越是迫切,那就代表她已經想到了如何整蠱自己了。所以,林千是絕對不會答應的。

    真香。

    在四女的軟磨硬泡之下,以及其他乘客對她們的不滿引來了乘務員的警告之后,林千覺得丟不起那個臉,實在沒辦法就接受了她們的要求。

    國王游戲。

    他又不是沒有玩過。

    恩。

    雖然乍一看,抽到國王那個簽的人可以隨意命令其他人做事,但是,一直讓自己抽到不就行了?

    為了讓自己不受到白井凜她們的整蠱,林千也是使出了渾身解數,其中還包括最近在書房里學到的一些隱蔽的陰陽道術。

    把正統的陰陽道術用在這種游戲的作弊上,林千可能是第一個。

    第一次。

    看似有驚無險,實際上林千已經花費了很多心思抽到的國王簽。

    他隨意再抽出一張紙條,淡淡地念出紙條上的內容,“四號親一下一號。”

    ????

    這要求?

    還好自己是國王。

    林千一陣心驚之后又迅速平靜了下來。

黑龙江快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