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節目錄 兩百五十五章 死神之約

    一處神秘空間之內,傳說中的死國之神再現神蹤,手中搖動的西洋棋子正在與對面的沈青激烈交鋒。

    “呵呵,身為異星之子,天外來客,你還有何需要”

    “嗯,異星之子,天外來客,看來你對于我的身份似乎很了解”

    沈青聽到死神話語心中一凜,難道對方真的知道了自己的來歷,若是如此那可就不妙了。

    “自然,九輪時代的最強霸主,也是苦境未來帝禍之星,這些你瞞不過死神之眼”

    “呵呵呵呵,死神之眼,到是很好聽的稱呼,告訴我你為何知道帝禍的事情”

    看來對方并不知道穿越的事情,如此一來便可放心了,但我現在并不完整,死神實力絕非凡比,這可不妙啊。

    “天顯三星,戰禍動蕩,帝紫天辰,帝星奪目閃耀,其注定是要成就不世之霸業,以禍定天下,天啟已經出現了預兆”

    諸神以苦境為棋萬物為子,我們都是棋手,帝禍你是想當棋手還是棋子呢,死神很好奇你的選擇。

    “傳聞死神術法了得,沒想到對于天象之學也尤為精通,佩服,但哪有如何呢,與你合作對我又有何好處”

    “諸神之約,我可拖延腳步讓你完整降下,而你只需要答應我一個承諾”

    三兇即將開啟神州末日,暗殿也在圖謀后續,人世滅亡在即,眼下的他還不希望人世滅絕,這非完全是為了一夕海棠,也是他現在還不想人世毀滅。

    “諸神之約,憑著你的資本可不夠,待帝禍真正出現,我便已經不在懼怕神”

    “呵呵呵,你很自信,但神眼中你只是可笑而已,何況諸神之中不遜于我者比比皆是,你連我都無法完全擊敗,何況其他諸神呢”

    死神并不覺得沈青恢復完整之后,能夠完全超越諸神,盡管天啟預言帝星恐怖遠超凡塵,但在他看來對方還沒有超脫天數,也還沒有達到能夠完全與他們比皆的存在。

    “呵呵呵,不過亞神而已,你們還沒有達到六天之界,也非是天界真神,而神對我來說也只不過是比凡人強,他們才自稱為神,未來的帝禍成就絕非人類腳步,帝禍終極目標乃是六天之界的那位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哈,棄天帝嗎?不得不說你的目標還真是讓人望而怯步,但你太自信,就算你之實力曠古絕今,但天數之前,你的實力絕不可能超越我們,就算逆神七皇能夠匹敵我們,也只是天命,卻非是實力,而你帝禍,就算再強,但也只是能夠與我們比肩,不可能到達超越我們的高度”

    “哼,那我們便拭目以待吧,直說你的籌碼并不夠,我的條件只有一個,帝禍出現之日,你死神必須臣服”

    待三魂合一之后他的力量就會完全得到強大提升,他已經推演過了,三魂合一可以使得自己力量得到最佳狀態,絕不遜色與諸神三兇,他有信心能夠駕馭死神。

    “人類帝王為何總是如此貪心,憑你那句話我足可殺死你”

    “呵呵呵,你大可這樣做,但如此你之后便是帝禍之敵,帝禍降下之后將無人可擋,苦境也將會成為帝國版圖,而你死神將會成為我第一個誅殺的對象,甚至一夕海棠之魂也會受到永世折磨”

    “嗯”

    “轟”

    只見空間氣氛一凝,死神鐮刀突然出現在沈青脖頸之處,只差一點就可以斬下沈青首級,沈青也感覺到了那股冰冷鐮刀觸碰的感覺。

    “呵,惱怒嗎?無用的就算你殺了我,但也只會使得帝禍力量回歸,加速帝禍降下,無論如何你都是輸,死神帝禍之前臣服于我你并不覺得委屈,在將來帝禍會讓你知道,你做的選擇絕不后悔”

    “哼,有意思,若是你能夠阻擋八岐邪神之禍,我或許會考慮,但此前我改變注意了,你要留在這里,我想要看看,在沒有你的情況之下你的帝國如何抵擋八岐之禍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哈,何妨呢,能與死神難得對弈亦是帝禍榮幸”

    “呵呵,凡塵皆為棋子,而你帝禍有資格成為棋手,讓我看看,你到底有何自信,但你得答應我的條件暗殿襲來之時你能保證苦境不滅”

    “自然可以,畢竟苦境日后會是帝國領土,我自然會保全,死神開始吧,末日之戰,神帝之約,你不要讓帝禍失望啊”

    “哼”

    死神說完棋局再開,棋子一動瞬間浮現八岐邪神之影,空間頓時變換,隨即四周一頓再現帝國末日之景,八岐邪神腳步所過寸草不生,生靈禁絕,四野不存。

    “嗯,這是?”

    “你未來帝國的末日景象,少了你參與帝國終究會被滅,或許是我高看你了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哈,是嗎?”

    隨即沈青亦是動搖棋子,隨即末日之中三星閃耀,而在三星之前,天空爆裂,一道血紅人影夾帶魔刀自空中降下。

    “嗯,他是”

    “九界霸主·元邪皇”

    “觀此人氣息神態實力有著半神修為,但可惜還不足以對抗八岐邪神”

    雖然元邪皇的氣勢實力根基都是超凡一等,更是踏足了半神修為,但在毀滅之前他的實力仍是微不足道,但他好奇的乃是末日景象天空之中的閃耀的三顆星,直覺告訴他,那三顆星絕不簡單。

    “日后,咱們方顯分曉”

    幸好當初還暗留了一手,沒想到剛才的語氣讓死神強留下我,雖然可能會導致三魂合一出現變故,但合一時間已經注定,魔魂會執行的,也是還該讓劍圣再度喚出元邪皇了。

    九輪帝國之內,恨吾峰與眾人回到帝都,誅邪之戰可以說是自眾天邪王之后有一次大戰,此戰幾乎喪失了帝國最許多高級戰力,也同樣使得帝國武力遭到大損。

    “此戰如何了,魔君呢?”

    回來蒼羽凌霄便急忙過來詢問,看著沒有沈青的身影,他急忙問道。

    “沿途出事了,魔君被死神帶走了,不過他讓我們不需要擔心,過不了多久魔君就會回來了”

    “嗯,這樣嗎?”

    既然沈青沒有陣亡那他也放心了,不過被死神帶走這可就麻煩了,畢竟他對于苦境也有了解,死神這個人可不好對付啊。

    “此次傷亡如何”

    “這次去的高手幾乎都陣亡了,除了我還有恨吾峰燁世兵權幾個,其他人都沒有幸免”

    “嗯,邪禍如此恐怖,你們眾多高手加上三教正道還犧牲了如此多人”

    “不錯”

    “唉,劫數啊,你們先去休息吧”

    而在帝都之外的不遠處的石洞之中,獨孤劍來到,他打開面前石棺隨后拿出幽靈魔刀,運起術法在召邪皇而現。

    “轟”

    “嗯,是你”

    紅光奪目之中一道凜然霸氣的身影那著魔刀再現,看著獨孤劍驚訝的問道。

    “好久不見了,元邪皇”

    “沒想到當年塔中的十大劍者盡然會淪為他人爪牙,元邪皇高看你了”

    “呵呵,我只要能夠精進劍道,屈膝又何妨,元邪皇你與我同樣,又何必話里不饒人呢”

    “哼,為何再度喚我出來”

    元邪皇疑惑記得自己有被沈君帶回死亡之塔,為何有被這個獨孤劍召喚出來了。

    “自然是帝君讓我再度召喚你的,眼下他被一名強者受困與異空間,他希望你能夠暫時保護帝國,成為守護神”

    “哼,我若說不呢?”

    “帝君說了,你會的,因為你喜歡強者挑戰,而不久之后還有個比你上次交手還強的會來這里,你可以放心一戰”

    “哼”

    元邪皇冷哼一身便轉身離去,不過獨孤劍知道元邪皇已經答應了,雖然離開但對方不能遠離帝都范圍,只能四處走走而已。

    “帝君之事已經完畢,我也該走了,上次劍二十三未能盡展,在這幾天我要加強演練”

    西煌佛界正當釋至伽藍在誅邪之后便回返佛域,一來是為眾人療傷,二來也是需要坐鎮旁邊的鬼獄情況。

    “此次會戰雖然沒有那么理想,但眾人已經盡力,好好養傷,準備來日大戰吧”

    而就在釋至伽藍說完之際,突然天現暗云,只聞一聲龍鳴之聲,一道黑色戰神之影從高空之中降下。

    “吼”

    “亂天地無道,君威臨;墜黑白無間,奉陰行。嘆人鬼無常,天逆命;掌日月無極,帝皇令”

    “嗯,眾人小心”

    “轟”

    只見鬼獄皇少親出手中黑龍矛冷冽直掃,看著釋至伽藍眾人說道。

    “鬼獄之封由你們而始”

    “嘭”

    “轟”

    “額啊”

    只見對方極速出手,釋至伽藍急忙對上,交手一瞬頓時被強悍龍力擊退。

    “額,好恐怖的力量,你是鬼獄之人,為何你能夠脫離封印而出”

    “哼,天堂末路·鬼獄無道”

    “光耀大千”

    “轟”

    在一交手對方神兵之力,又有強悍攻擊之能,在一交鋒釋至伽藍再度落入下風。

    “眾人速退,我來斷后”

    “圣衡者”

    “鬼神之前你們難以脫離”

    帝龍胤說完再度出手,但這時釋至伽藍挺身擋下,單手接住黑龍矛,在展佛門圣皇光。

    “哼,勇氣”

    “你們快走趕往大乘靈云寺”

    “唉,走吧,我們受傷在這里只會是圣衡者拖累”

    “唉”

    近月觀音說完,法畏金剛也哀嘆就要轉身離開,但此時卻再臨變數。

    “嘭”

    “額啊”

    “額”

    “啊,佛友,呀啊”

    釋至伽藍看著意外狀況,簡單青隨佛子與近月觀音出手擊傷了法畏金剛與永劫天女,頓時擔心急忙擊開帝龍胤來到兩人面前。

    “你們怎么樣”

    “額,為什么你們,額”

    “哼,因為我們本就是鬼獄的人”

    “什么”

黑龙江快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