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節目錄 第三百七十九章 妥協

    “鬼燈正宗,你什么意思!”照美冥怒不可遏地大聲呵斥道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鬼燈一系的兩名霧忍迅速退了回去。

    樓上,鬼燈族長冷笑連連,又道:“照美家的小姑娘,你們家主都已經簽字認罪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還有什么不滿的!”

    說著,他示意性地瞄了一眼旁邊的照美族長與干柿族長。

    如今,各個大小家族勢力的繼承人剛剛掌權,但其內部必定還有許多是前任家主首領的死忠。

    也就是說他手上這批人余威猶在,還能對各大勢力造成極大的挾制作用。

    若是再等一段時間,等到這些新上位的家伙站穩腳跟,舊主被淡忘,他手里這批人就沒有這么大的影響力了。

    因而,他必須趁此機會,將霧隱村這份蛋糕重新分割,從各個勢力的盤中搶出一份來。

    讓他們鬼燈家吃下最大的一份,為家族的壯大打下基礎。

    徹底掌握住整個霧隱村的大勢。

    地上,干柿圭一在看了所謂的‘罪狀’以后,皺著眉頭,低聲對旁邊的藍裙女子說道:“這些東西,你認為是真的,還是假的?”

    說著,他揮了揮手中的‘罪狀’。

    照美冥聽了,咬牙道:“無論是真,還是假,都不重要。”

    “重要的是,鬼燈家想要借此削弱我們,再壯大自己。”

    “倘若我們不答應這些條款,他們必定不會對族長客氣。”

    鬼燈家現在做的,就是綁票的勾當。

    聽到這話,干柿圭一臉上閃過一抹狠辣之色,低聲道:“倘若……倘若家主死了呢?”

    “那我們是不是就不用給了?”

    并不是所有人都愿意傾盡一切力量救援各家家主或首領,他們只是因為局勢使然,不得不來罷了。

    因為不來,沒法對下面的人交代。

    尤其是在他們剛剛接管大權,還沒有站穩腳跟的這個時候。

    倘若任由家主或首領落在鬼燈家手上不盡力救援,會寒了底下眾人的心,尤其是前任忠心部屬的心。

    稍不注意,或許還有被眾人推翻,重新打落的風險。

    所以,眾臨危受命的新任掌權者,必須打好營救的旗幟。

    至少,表面上必須是這樣。

    否則,沒法服眾。

    聞言,照美冥深深地看了他一眼,面無表情道:“這個就不用你擔心了!”

    “鬼燈家若要殺人,昨天就動手了,根本不會留到現在!”

    “他們的目的就是要留下活人挾制我們!”

    “倘若真殺個精光,他們不僅沒法和我們談判,霧隱直隸部隊那邊只怕也會因此徹底陷入混亂沒法調動。”

    “到時候,沒了顧忌,我們兩家聯手,只剩鬼燈一家根本抵擋不住!”

    只有活著的諸位高層與勢力首腦才對鬼燈家有用,死人只是一具無用的尸體罷了。

    “那你的意思是,要答應這上面的條款了?”干柿圭一試探著問道。

    雖然鬼燈家沒有獅子大開口,索要一切,但這份‘罪狀’上所記載的各項條約,涉及干柿一族的方方面面,諸如店鋪、碼頭、航運、人事等等。

    粗略估計,至少分去了他們干柿家近三分之一的資源。

    也就是說,一旦答應下來,他們干柿家的勢力也會隨之縮水一大截。

    而除了他們家外,還有照美一族。

    雖然鬼燈家看起來拿得不多,但這些資源盡歸于鬼燈,此消彼長之下,鬼燈很快就能發展成整個霧隱的第一家族。

    屆時,照美與干柿聯手,也不可能再與鬼燈抗衡。

    這是赤裸裸的陽謀。

    “你敢不給么?”

    照美冥掃了他一眼,目光又落在樓上的照美家主身上,繼續道:“我仔細看過了,這上面的簽名,確實是我們家主的親筆。”

    “也就是說,答應這些條款,同樣也有我們各家家主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說罷,她示意性地揮了揮手中的‘罪狀’。

    隨即,干柿圭一再次打開‘罪狀’,將目光落在最下面的簽名上,又仔細地審核了幾番,終于確認那的確是自家族長的筆跡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族長怎么可能看不出鬼燈一族的陰謀,會答應這么無禮的要求!”他不敢置信地說道。

    望著水影大樓上的人影,照美冥嘆息道:“他們當然看出來了鬼燈一族的陰謀。”

    “但鬼燈家這些條約,幾乎是卡著我們的底線而訂。”

    “既能防止激怒我們背水一戰,也能最大化的削弱我們壯大自己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再使用一些酷刑或其他手段,族長他們很難不答應這樣的條約。”

    “因為他們可以麻痹自己,僅僅這些條約是不會讓各個家族立即覆滅的!”

    緊接著,她又回過頭來,望著旁邊的鯊魚臉繼續道:“別妄想假裝不知道,不想履行條約。”

    “一旦被族里的其他人知道你沒有執行家主的命令,致使家主在鬼燈的手上遭難,你應該明白那會有什么后果!”

    老家主影響還在,盡管他已經被鬼燈一族抓住,但干柿一族暫時肯定還是以他的號令為主。

    立足未穩的干柿圭一若是拒絕,只怕立時就會被底下的眾人廢掉。

    聽到這樣的警告,干柿圭一不由得心頭一凜。

    眼下,為了家主,除了暫時妥協,他幾乎沒有第二條路可以走。

    戰,肯定是不能戰的,因為底下的人都不想打,而且他們也沒有必勝的把握。

    隨即,他大聲地向鬼燈族長問道:“你什么時候放人?”

    鬼燈正宗沒有回答,反而是饒有興致地問道:“他們的‘罪狀’,你們都看清楚了?”

    照美冥與干柿圭一同樣沒有回答,只是攥緊了手中的‘罪狀’表示默認。

    看出他們的心思,鬼燈正宗哈哈大笑道:“水影大人說了,這些人圖謀不軌,本死有余辜!”

    “念在往日的功勞上,免除一死,但仍需在監獄里悔罪思過!”

    聞言,干柿圭一勃然大怒,憤然道:“你逗我們玩兒呢!”

    “到底放,還是不放!”

    樓上,鬼燈正宗輕輕搖頭,帶著勝利者的微笑道:“干柿一族的小家伙兒,別著急嘛!”

    “水影大人說,讓他們在監獄里悔罪三年五載,就能出來了!”

    聽到這話,干柿圭一不禁心中竊喜,這么長的時間,足夠他徹底掌控整個干柿一族,消除老家主的影響了。

黑龙江快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