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說2016 > 免費小說 > 回檔1995

章節目錄 第152章 番外3

    阮三和薛姍姍要結婚了。(w w W.gGdown)

    婚禮定在這個月初八, 就在小靈山島上。

    薛海龍糾結了三年,終于被他老婆揪著耳朵訓了一頓,擰眉勉強答應了這樁婚事。

    黎舟一家習慣在夏天的時候回來島上小住幾天,尤其是陸老大把船塢建好之后, 更有長住的趨勢。陸老大得到消息比誰都高興,他拿阮三當自家晚輩, 阮家沒有別的長輩,阮三喊他一聲師父, 他就是這個為孩子們出面的長輩了。

    陸老大一手張羅了整個婚禮, 熱熱鬧鬧地辦了一場。

    兩個島之間的迎娶,陸老大也沒含糊, 不但弄了車隊, 還組織了船隊, 敲鑼打鼓把新娘子給迎娶了過來。

    阮三這個新郎官人逢喜事精神爽,從前一天晚上和司儀對詞兒的時候就一直咧嘴傻笑,一晚上就睡了三四個鐘頭,第二天一早天不亮就起來開始收拾自己, 比誰都積極。

    葉紅玉跟陸老大說笑的時候,陸老大也樂了:“他自己娶媳婦, 他不積極誰積極?當初我娶你過門的時候, 高興的兩三天都沒合眼!”

    葉紅玉沒來得及捂住他那張嘴, 當著孩子們的面有些不好意思, 暗地里擰了他胳膊一下。

    陸老大一邊疼地叫喚, 一邊去給她揉手, 生怕老婆手傷著,被葉紅玉拍開手打發出去干活去了。

    阮三是在他們這小島上長大的,島上人員就這么多,抬頭不見低頭見,基本上大伙都認識,阮三結婚,自然來了不少人幫忙。

    陸老大給他們蓋了員工宿舍樓,中層以上的領導更是有大房子和小別墅,阮三就分了一套三層別墅,這會兒已經裝扮一新,大紅的喜字貼著,桌椅沙發一類全部都是嶄新發亮,臥室里更是鋪了三四層的喜被,葉紅玉和其他人正在幫忙照料,迎來送往,好不熱鬧。

    平姨家的女兒已經和救援隊的那個副隊長結婚了,生了一對兒龍鳳胎寶寶,長得白白嫩嫩特別討人喜歡,這會兒也來給新人壓床,一左一右坐著喜慶的像是年畫上的小娃娃,見人就咯咯直笑。

    葉紅玉瞧見這兩個小娃娃就喜歡,給塞了不少糖果,平姨升級當姥姥了,這會兒對小孩管的也嚴,拿了糖不許他們多吃,一人給了一顆奶糖含在嘴里,其余的都裝在口袋里。

    葉紅玉感慨道:“怎么一眨眼孫子、外孫都這么大了,咱們真是老了。”

    平姨還有年輕時候的潑辣勁兒,但是眼角笑紋深了,話說起來也變柔和了幾分:“我是真老了,你瞧著可沒怎么變,怎么,你家小舟做了大醫生,還沒打算給你找個媳婦回來?”

    葉紅玉道:“找了。”

    平姨道:“喲,什么時候的事兒,我都沒聽到消息呀,談的哪里的人?”

    葉紅玉道:“他們圈子里的,之前就談得不錯,去年在國外領的證兒,小舟找的人我放心。”她不多提這些,只湊過去夸平姨家的小孩,逗弄了幾下,自己笑得也開心。

    平姨有眼力,瞧見也沒多問,只打趣道:“那你還有什么可急的,等兩年就跟我一樣了,都是操心的命,等著替兒孫們忙吧!”

    葉紅玉笑道:“我還真是盼著了。”她家小舟幼年被人抱走,再回來的時候已經是少年,缺失的十數年時間,一直都是她內心最大的遺憾。這兩年科技發展了不少,要一個孩子也沒有之前那么困難,葉紅玉瞧見別人家的小孩可愛,難免就帶了一點期盼。

    她和平姨正在這聊著,忽然就瞧見黎舟過來了。

    葉紅玉驚訝道:“你怎么來這邊了,你爸呢?”

    黎舟道:“我爸那邊挺忙,他說現在也不知道讓我做什么好,讓我來問問您。”

    葉紅玉揉了額角,頭疼道:“這老頭子什么都忘了,還瞎指揮,三兒娶媳婦你肯定要跟著那幫師哥們一起過去,怎么還把你給扔到這邊來?”

    平姨聽見笑了道:“紅玉,你快別念叨他了,陸老大你還不知道?”

    葉紅玉道:“我知道什么?”

    平姨朗聲笑道:“他就娶了你一個媳婦,這輩子就給自己操辦過一場婚禮,你還指望他做大總管呢,哈哈哈!”

    葉紅玉:“……”

    這話有理有據,無法反駁。

    葉紅玉被陸老大氣笑了,也只能留下兒子在這邊做個幫手,忙活到了中午,接待的也差不多,就帶人去了酒店。

    島上的酒店有一小半是陸老大的產業,挨著之前劃分的商鋪一條街,一路上都是披紅掛彩的,喜氣洋洋。

    等到了之后,葉紅玉和黎舟就坐在那沒怎么動了,葉紅玉有心想要幫忙,但是那么多徒弟們都站在一邊伺候著,二三十人等在那恭恭敬敬的請師娘上座,半點不勞煩她。這么多人幫忙,葉紅玉從公司抽調來的幾個助理秘書,壓根都湊不到自家老總身邊去,一點表現的機會都沒有。

    黎舟那邊好歹還擠進來兩個人,人瞧著低調,扔在人群里一轉眼就忘了的那種矮個子男人,但是略微碰一下他們胳膊,就知道都是練家子,這是黎江給找來的兩個貼身保鏢,這幾年一直跟在黎舟身邊,辦事穩妥。

    黎舟就和葉紅玉坐在那等,順便喝茶聊天。

    葉紅玉坐在二樓宴會廳,俯視下面來往人群,目光多停留在帶著小寶寶來的人身上,視線慈愛,“一會讓人再送些點心過去,那些小孩都愛吃呢。”

    黎舟瞧見了,點頭道:“準備了蛋糕。”

    葉紅玉道:“你們那什么結婚蛋糕是擺著好看的,七八層切開了也沒什么東西。”

    黎舟笑道:“那我讓人先給下面每一桌送一個小蛋糕,讓孩子們先吃著。”

    不多時,蛋糕送到了,不少小孩都高高興興吃起來。

    葉紅玉在上面看得津津有味,比自己吃了還高興,“小舟,你瞧那小孩,你平姨家的外孫,一對兒龍鳳胎呢,可真好。”

    黎舟道:“媽,您想抱孫子了?”

    葉紅玉本來想旁敲側擊,但是兒子這么直接,她反而有些不好意思起來,“你們的意思呢?”

    要孩子的事情,本來也在黎舟的計劃范圍之內,他想了一下道:“我回去和黎江商量一下。”

    葉紅玉驚喜道:“小舟,真要啊?”

    黎舟被她逗笑了,一邊給她倒茶一邊道:“怎么,您剛才跟我說笑嗎,那我再想想……”

    葉紅玉立刻道:“別別,媽是認真的,不過我想抱孫子是一回事,你們倆之間怎么商量是另外一回事,你們有自己的小家了,畢竟單過呢,我就是嘮叨幾句,你聽一耳朵就是了,別太放在心里。要不要孩子,你和黎江你們兩個說了算,媽不催你。”

    黎舟點點頭,坐在那接著喝茶。

    葉紅玉倒是歡喜的什么東西也吃不下,這會兒也不眼饞別人家的小孩了,她琢磨著黎舟他們兄弟兩個一個比一個模樣好看,將來生的小孩也肯定漂亮,就是不知道是男孩還是女孩兒,要提前準備什么小衣服才好?

    阮三一場婚禮下來,葉紅玉已經想好了將來小孫子上學去哪所學校。

    雖然她不好再明著催兒子,但是湯湯水水的沒少往黎舟那邊送,都是補身體的。

    黎舟喝了兩三天,就有些撐不住了。

    他自己吃也就算了,但是身邊還有個黎江,有些時候他覺得有些中藥味就只喝兩口,但是黎江不知道,覺得是長輩的心意,就多喝了幾碗。

    喝多了補湯,體力自然比之前就要好不少。

    黎舟以前的時候就應付的頗為吃力,現在幾天下來,就有些堅持不住,幾次推拒不成,干脆跟弟弟說了。

    黎江摟著他,聽他說完,倒是沒怎么說話。

    黎舟頓了一下,有些疑惑道:“你不想要小孩?”

    黎江過了一會才道:“還好。”

    黎舟看他不是很積極,也有些遲疑,對他道:“抱歉,我之外忘了先和你溝通,如果你實在不喜歡的話,其實不要也沒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黎江笑了一聲,湊過去親他一下:“哥,你想什么呢,你喜歡的話我們就要一個。”

    黎舟松了口氣,也笑了道:“其實我計劃里是等幾年再要,不過現在外公身體不好,我想有個小孩家里也熱鬧一些,四世同堂,也算是我的一個小夢想吧。”

    抱著他的人一邊聽他說,一邊不時親兩下,當做自己聽到了。

    “我們要兩個小孩吧?多了有些帶不過來,兩個就夠了。”黎舟語氣輕松,眼里帶著笑意道:“我還記得你小時候有多淘氣,飯都不肯好好吃,每次都故意把不喜歡的青菜弄翻,還有萵筍,好些都是我替你吃的,不知道我們的孩子是像你還是像我。”

    黎江聽見也輕笑了一下,低頭吻他:“大哥這么好,肯定是像你。”

    唇瓣貼合的瞬間,有喃喃一小聲的話傳過來。

    黎江聽得清楚。

    大哥說,我想ta也像你……

    最堅硬的心弦被撥動了一下,很輕,但是回蕩起數道漣漪,經久不散。

    有了這個打算,黎江開始頻繁去往醫院,甚至還專門出國了一次。大哥想要孩子,那么他就給他,但是黎江內心是帶著焦慮的,黎家遺傳在基因里的那份和天才并存的瘋狂,讓他顧慮很深。

    黎舟很快就察覺到了弟弟的反常,不過他沒有逃避,而是選擇陪同他一起去醫院,甚至還見了治療黎江多年的那位心理醫生。

    黎江治療期間,他一直在門外等候,沒有離開。

    黎江的身體沒有什么問題,更多的是他的心理問題。

    接受了一段時間治療之后,也聽取了醫生的一些建議,他們在一年之后要了兩個寶寶。

    小寶寶并排放在醫院新生兒的保溫箱里,和正常出生的小孩一樣,閉著眼睛哭著,聲音特別洪亮。兩個孩子一男一女,剛好湊成一個“好”字,這是黎舟他們沒想到的,他們原本就想看緣分,只要是他們的孩子都喜歡,但是沒想到會這么巧。

    葉紅玉和黎曼一起站在那看著,瞧見黎舟他們一人一個抱著嬰兒籃出來,連忙湊過去看了,歡喜的不知道說什么才好。

    陸老大站在后面,他長得高,從上往下看的最清楚,壓低了聲音笑呵呵道:“兩個都白,像小舟!”

    黎曼笑道:“對對,小舟抱著的那個睫毛長,像黎江,黎江懷里這個嘴巴和小舟一模一樣呢!”

    一家人都高興極了,圍著小寶寶不住的看,要不是黎舟提醒,他們怕是要站在這好一會才肯走。

黑龙江快三